当前位置:一分赛车 > 手机 > 正文

我们家孩子的手机号码母亲再很难记起来了

未知 2019-04-10 10:47

  记得母亲在世的时候,她晚年得了老年痴呆症,时好时坏。清醒的时候她记得每个孩子的喜好,性格脾气,最喜欢吃的饭菜,最喜欢穿的衣裳,但糊涂的时候,她什么都不记得了,甚至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几个孩子,都做什么,疾病让母亲变成了一个时而清醒,有时而糊涂的老人。

  我的朋友和邻居啥时候需要我,而我漏接了他们的电话,但她无论让疾病折磨的多么糊涂,我告诉邻居老公和孩子一切安好时,原来是邻居老公和孩子都睡着了,虽然我的母亲生病多年,也许一辈子的开机不是那么重要,当他们需要的时候,24小时开机从此成了我的习惯,可母亲对我家在东营工作的老四却从没有糊涂过,没有听见电话声,赶快去敲邻居的家门,也许会留下终身的遗憾。邻居才放了心。如果因为一次关机,

  母亲常说:“你们几个都住得不远,就是咱家老四在外边闯荡,距离家这么远。老四从小就爱吃羊肉饺子,韭菜盒子,这不在身边,也吃不上我做的……”她老人家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角上也总是挂着泪,脸上没有一丝笑容,在她看来,不在娘的身边,不能天天看见孩子的面孔,就是距离几百里的距离也是遥远的,就像是天涯海角,可望而不可即。

  我放下电话,我明白,我知道我的亲人不知道啥时候需要我,就这样,记忆超常的惊人。就这样。

  同样有一件事让我做出永不关机的决定。10多年前的一个冬天,我的邻居去距离100多里路的东营学习一周,老公和孩子在家,她和老公有个约定,每天紧张的学习结束后,晚上和早晨都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报平安,可是有一天早上大约六点钟的时候,冬日的天亮的很晚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立即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,是我邻居打开的,我接起电话,邻居很是着急,她说:“姐,我给家里打了很多遍电话,但始终没有人接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都快急死了,你快去敲门看看…….”

  很多时候我在想,如果一个母亲突然想到了她的孩子,立即想打个电话,如果打不通,那是何等的着急?焦急中的期待又是何等的煎熬?不关机,为母亲开机24小时,在我们看来,能使母亲吃的香,睡得踏实才是子女对母亲最贴心的爱。

  无数个夜晚我都在思考,但始终也没有明白,母亲的老年痴呆症实际上就是糊涂病,那她为什么对自己孩子有时候又是如此清醒?对于我家老四,记忆里,母亲就从没有糊涂过,甚至多年的事情她都记忆犹新,始终不因岁月流逝而淡忘,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:“糊涂娘对孩子醒”,母亲对孩子的爱,是那永不可消失的人间大爱。

  母亲生病以后没有了时间概念,很多时候,她分不清楚白天和黑夜,只要想起来,就会拿起座机,做出打电话的样子。自从母亲患病后,我们家孩子的手机号码母亲再很难记起来了,可她总是想着给老四打电话,有一次黑夜,她突然想起了我家老四,哭着喊着要给老四打电话,我们依据母亲的要求,最后给她拨通弟弟手机后,她听到了弟弟说的一句话,母亲很多时候只是靠听声音判断,当她扣下电话,我们问母亲老四说的什么时,母亲也总是那句多次重复的话:“是咱家老四的声音,我没有听错,老四好我就放心了,这个时候,母亲才睡得踏实,也才安静了很多。

标签 手机